【用梦寻找线索实例】

    有时单单从梦本身,我们一时搞不清其意义,或者对梦的意义没有把握。我们就需要靠梦以外的旁证材料来启发我们。

  例如,问间梦者在做梦前做了些什么事情?想了些什么?遇见了些什么人?就可能会从中发现一些关于该梦的线索。

  俗话说: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梦和白天所遇到的人与事总有联系。特别是当他白天生活中正有一些重要事件发生时,梦往往会和这件事有关。

  另外,我们还需要了解一下梦者是什么样的人,近来正处在什么情绪状态中,这样我们就有可能发现更多的线索。

  请看下面一个梦例:
一位大学生做了这样一个梦:“他身穿中世纪服装走进一幢很暗的房子,屋内很乱,突然有几个人冲出来向他进攻。他猛地拿出一支冲锋枪,向敌人扫射。把坏人全打倒后,转身走出房子,很悠闲地点上一支烟,然后拿出一柄手榴弹向后甩去,屋子在他身后轰地炸了。这时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的课本落在屋里了,可屋子已成一片瓦砾,找不到了。他一转念,没有就没了,也无所谓。”释梦者了解到,当天梦者看了电影《最后的英雄》。电影中的一段场景与梦相似。还有这个同学很爱玩又不愿受约束,初来学校见学校条件不很好,规矩又多,不止一次抱怨过。还了解到这个同学在这学期没有好好学,当时又面临期末考试。于是他断定:梦中黑暗的房子指学校,梦中杀敌炸房子是发泄被压抑的惑情。课本落在屋子被炸,代表“该门课落下了,怕考试通不过”。但是这个同学平时就对什么却无所谓,所以梦中他对课本落下的事也全不在乎。

  这个释梦虽不完全,但基本上是准确的。而且,做梦的那个同学在期末考试中那门课果真不及格。

  美国心理学家弗洛姆所释的两个梦也说明了旁证材料的作用。这两个梦都是一位年轻同性恋者做的。第一个梦是:

  我看见自己手中握着一把枪。枪管很奇怪,特别长。

第二个梦如下:我手中握着一根又长又沉重的手杖。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我正在抽打什么人——虽然在梦中没有其它人存在。

  这两个梦不是在同一个晚上做的。枪和手杖都可以看作是男性生殖器的象征,但是弗洛姆认为把这二个梦都说成和性有关是没有把握的。于是他便寻找劳证,他问这个年轻人做梦前一大想到过什么。年轻人回答,在做手枪的梦前当晚,他看见另一个年轻人,而且有强烈的性冲动。在做手杖梦的前一天,他对他的大学很愤怒,但是他又不敢提出抗议。他还联想到,小学时的一个老师用手杖打过学生。

  这些旁证材料使弗洛姆断定,这两个梦虽然相似,但意义完全不同。第一个梦表示他希望有同性性行为。而第二个梦表示他对老师——大学教授和小学老师——的愤怒,而且他希望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用手杖去痛打老师。

  我们说梦是“原始人”的来信。但为什么“原始人”在这天给你写这样的一封信,而在第二大又写了一封、与第一天很不同的信呢?这是因为“原始人”的信也是有感而发。

  这里的“感”指的就是我们白天所经历的各种各样的事情。

  这些事情有时我们意识得到,有时我们意识不到。“原始人”就是根据这些经历发出相应的感慨,并且用这些在它那里还新鲜的形象给我们写信。

  小敏是个高级白领,事业可谓有成,但感情生活并不顺利,有情人,但情人明确、示自己无意婚姻。在小敏的意识里,她对婚姻也很反感,何必两个人互相束缚?有爱情,无需婚姻保障;没有爱,婚姻又在保障什么?所以小敏对目前这种松散却潇洒的关系也还满意。

  一天她做了这样的一个梦:

  “我急着去上班,发现一份重要的报告没带。于是在房间里翻箱倒柜地找起来,心里很急。后来仿佛要找的不是报告,而是一块巧克力。我拼命找,一边让自己回忆究竟放哪里了。就这样醒了过来。”因为这个梦里,最特殊的一个东西,也可能是最关键的是“巧克力”。于是我向小敏,最近几大有没有什么事和“巧克力”有关。“没有什么呀?”小敏随口答道。“再回忆回忆。”我说。

  “噢,想起来了,”小敏的脸微微有点儿红。“昨天,我在罗马花园那里,看见一对新人在拍结婚照,穿礼服新娘在照相的间歇在吃巧克力。当时,我觉得她的这个举动有奇怪,就注意了一下。”小敏说。

  原来如此,在小敏的这个梦里“巧克力”与婚姻有了某种联结。在这封“原始人”的来信里,“原始人”是在告诉小敏:在我看来,婚姻也是很重要的,至少像你的事业一样重要。在小敏的意识里,她一直自认为自己既新潮又洒脱。

  而其实在她的潜意识里,传统意义上的婚姻也是很重要。从心理学的观点来看,“原始人”的观点不存在对、错的问题,而是有没有的问题。若有某种观念或声音,那就需要我们的意识去关注它,了解它,这样才能进一步地借助我们潜意识的力量和智慧;或者至少转化掉潜意识中的陷阱和阻碍。

  有个女孩的初吻是在汽车上,她的心中的原始人就把汽车当成了被禁止的浪漫、爱情和性冲动的象征。在16年之后,她早已结婚生子,却陷入一次婚外恋。于是她梦见自己站在汽车里,又害怕又高兴,而且还在猜测汽车要开到哪里?

  外人是不大可能从“汽车”上猜出她的心思的,因为对大多数人来说,汽车并不意味被禁止的浪漫爱情和性冲动。

  这种特殊的象征往往需要另一种方式分析。

  那就是联想,让梦者从汽车开始进行联想,问她,从汽车你能想到什么呢?

  因为在她心中,汽车和她的初吻之间有联系,所以她很可能就会从汽车想到初吻。

  当她联想到了初吻,我们也就明白了她现在梦中的汽车代表的是什么。

  科学释梦技术的创始人弗洛伊德最擅长用联想法来释梦。

  弗洛伊德介绍说,1895年夏,他曾以精神分析治疗一位女心理病人伊玛,但效果不理想。他想用一个新方法,但患者不接受,于是停止了治疗。有一个弗洛伊的同事奥图谈伊玛的情况时说:“看来似乎好一些,但仍不见有多大起色”。弗洛伊德觉得像是指责他,心里不痛快,就把伊玛的医疗经过详抄一遍,寄给权威M医生,想让他详判。当晚弗洛伊德做了个梦:

  “大厅里宾客云集,伊玛也在。我走近她,责问她为什么至今不接受我的‘办法’。我说,‘如果你仍感痛苦的话,那可不能再怪我,那是你自己的错’。她回答:“你可知道我最近喉咙。肚子。胃都痛得要命!’这时我发现她变得苍白。

  浮肿,我不禁担心自己会不会疏忽了什么。于是我带她到窗口,借助灯光检查她的喉咙。她有点不情愿,像带假牙的女人不愿开口一样,其要我认为她不需要这种检查……。我在她喉咙头发现一大块白斑,并有小白斑排成像皱缩的鼻甲骨一般。我很快叫M医生来再作一次检查。……M医师说:

  “这是病菌感染,但没关系,只要扛拉肚子,把毒素排出就可以了!”我很清楚那感染是怎么来的。不久以前,当她不舒服时,奥图曾给他打了一针,打的药是Plopyl……Plopyls……Plopionic、acid……Tlimefhylamin……其实,这种针不能轻率地打,可能针筒也不干净。”弗洛伊德从第一个意象开始了他的联想。

  “大厅里宾客云集”他联想到他正打算为妻子开一个生日宴会,伊玛也是被邀请者之一。因为这个梦似乎是在想象生日宴会的情景。

  这是第一个发现。

  “他责问伊玛,说她病不好怪她自己”。

  这是他的内心想法,也反映了他推脱责任的愿望,这又是个发现。

  “伊玛抱怨喉痛。胃痛和腹痛”。

  弗洛伊德知道她有些胃痛,但她从没有喉痛和腹痛。从这一线索中,弗洛伊德没有找到什么,他说“为何在梦中我给她造出这些症状,至今我仍不明白”。

  “我不禁担心自己会不会疏忽了什么”?

  从这一点上有一个发现,他在内心里说,也许我以前疏忽了,伊玛不是心理疾病,而且生理疾病,那治不好她就不怪我了,仍是在推卸责任。

  “我带她到窗口借灯光检查她的喉咙。她有点不情愿,像带假牙的女人不愿开口一样”弗洛伊德联想到有个富婆,外表漂亮年轻,但最怕检查口腔,因为她有假牙。站在窗前的一幕使他联想到另一个女人,他曾见过她那样站在窗前让医生检查。弗洛伊德希望这个女人也找他看病,但又知道她不会来。这时弗洛伊德从梦中伊玛的“苍白、浮肿”想到了另一个人调老人,她苍白而且有一次浮肿过,她一向和弗洛伊德过不去。

  由此,弗洛伊德知道,这段梦的意思是在说:伊玛像那个富婆一样害怕让我检查,像另一个女人一样不来找我,像X夫人一样和我过不去,所以我才治不好她的病。我们可以发现,如果不让他自己作联想,谁也不知道窗口作检查。带假牙似的怕开口和苍白浮肿意味着什么,象征着什么。

  “M医生说:‘这是病菌感染,但没关系,只要拉拉肚子

    关注公众号

解梦大师最新解梦

相关文章

友情链接: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  幸运飞艇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